律师视界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律师视界
漳州法官“弄丢”150斤证据帮开发商赖账4000万
开发商拒付工程款,被施工方告上法庭。诉 讼期间,法 院将150多斤纸质的施工证据材料移交鉴定机 构,欲对已完成的工程量进行司法鉴定测算;但在鉴定结果尚未作出之时,前主审法 官却私自来到鉴定机 构,将所有证据材料拿走。

    更离奇的是,法 官拿走的所有证据材料莫明其妙的被“弄丢”了,然后法 院再以施工方提交的“证据不足”为由,判 决施工方败诉,为开发商赖掉4000多万的工程款。

   

    上图:40岁出头的林桂芳,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

    开发商的“通 天”本领

    曾经作为千万富翁的林桂芳先生,自从承建福建漳州平和县小溪镇皇家滨城小区后,就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贫穷的深渊。尤其是被漳州市中级人 民法 院民二庭庭长周洪福法 官“弄丢”150多斤施工证据材料后,更是身无分文、走投无路。

    林桂芳是福建惠安人,为福建省惠建发工程建设有限公 司的包工头。2010年,他以惠建发公 司之名,承接了由漳州平和县嘉泰房地产发展有限公 司开发的滨城小区1#-7#楼项目。开发商为达到拖延和拒付巨额工程款目的,罔顾事先已经做出鉴定的施工工程量,不断克扣且拒付工程款1000多万元。

    无奈之下,他以惠建发公 司之名,于2012年7月向平和县法 院提起诉 讼。

   

    但意外的是,当他将相关证据提交平和法 院后,开发商竟然以“伪证”为由向平和县公 安局报案,所有证据材料为此被公 安提走扣 留,致使平和法 院以无证据审理为由于2013年1月11日裁定案 件中止诉 讼。

    两天后的1月14日,平和公 安认定他提 供的证据真 实有效,并发出《撤销案 件决定书》。巧合的是,法 院中止诉 讼的裁定书和公 安的撤案决定书,居然是同时送达给他的。

    在诉 讼期间,开发商先后十多次召集社 会闲散人员对他的项目部进行围 攻打 砸,每次均有报案,但当地公 安机 关却从未立案。

    平和法 院恢复审理后,判 决林桂芳代 表的惠建发公 司败诉。林不服,向漳州中院提起上诉。

    诉 讼期间,林桂芳委托鉴定机 构对已完成的工程量进行鉴定。经鉴定,认定林桂芳已完成的工程量为3826万元。有了鉴定数据后,林桂芳变更了诉 讼标的,为此漳州中院便成了该案的一审法 院。

    可是,以周洪福为审判长的漳州中院,对林桂芳委托的鉴定结论不予采纳,并于2014年11月28日作出一审判 决,判 决开发商仅需再支付林桂芳工程款120余万元。

    林桂芳对漳州中院的判 决不服,上诉至福建省高级人 民法 院。福建高院审理后认为“漳州中院认定基本事实不清”,于是裁定发回重审。

   

    法 官私自提走证据后“弄丢”

    案 件发回重审后,漳州中院另行组成以林良志法 官为审判长的合议庭。诉 讼期间,法庭将林桂芳提交的150多斤书面证据材料,移送福建安华发展有限公 司进行工程量鉴定。

    可是,作为不再是本案承办人的漳州中院民二庭庭长周洪福法 官,却于2014年12月31日私自来到鉴定公 司,滥用职权强行将3大捆、重达150多斤的所有证据材料提走。更离奇的是,周洪福法 官将所有证据材料提走后,居然“弄丢”了。

   

    上图:由周洪福法 官签字提走证据材料的底单

    结果,漳州中院以“惠建发公 司(林桂芳)未向鉴定机 构交纳鉴定费用,致使鉴定机 构无法完成鉴定”为由,判 决惠建发公 司(林桂芳)败诉。

    那么林桂芳是真没交纳鉴定费吗?从林桂芳提 供的银 行凭证证明,其分别于2013年11月6日、12月16日分两次向鉴定机 构安华公 司汇款人 民币14万元。但是,由于所有证据材料被周洪福法 官提走,致使安华公 司无法完成鉴定,因此安华公 司只能将林桂芳交纳的14万鉴定费退至漳州中院的银 行户头。至今,该款仍在漳州中院的银 行账户上。

    明明已交纳了鉴定费,漳州中院却睁眼说瞎话。林桂芳不服判 决,再次将该案上诉至福建省高院。目前,案 件仍在福建高院的进一步审理当中。但据知情人称,由于证据材料被周洪福法 官“弄丢”,福建高院的审理也十分不顺利。

   

    上图:林桂芳交纳鉴定费的银 行凭证

    法 官徇私枉法却让书 记员背黑锅

    林桂芳知道周洪福法 官私自提走所有证据材料并“弄丢”,直接导致其败诉后,便向纪检、检 察机 关提起了控 告。

    2016年4月27日,漳州市人 民检 察院向林桂芳送达了《答复函》。答复函称:经中 共漳州市纪 委驻漳州中院纪检组依法调 查核实:你所反映“周洪福因工作不负责任,造成鉴定材料丢失,致使案 件无法作司法鉴定,导致惠建发公 司损失上千万”的情况与事实不符。同时,针对经办人员对诉 讼材料保管、交接不规范的问题,拟予以通报、进行诫勉谈话,并下发监察建议,进一步规范诉 讼材料的管理。

    相关部门答非所问、含糊其辞的答复,弄得林桂芳云里雾里。林桂芳认为,这是相关部门在联合包庇周洪福,是典型的官 官 相 护。于是,他继续向上级纪检部门进行举报控 告。

   

    2016年12月12日,漳州市纪 委以电 话形式再次向林桂芳作了答复。

    据漳州纪 委称,他们的反馈也是来自漳州中院纪检组。关于对“周洪福弄丢证据材料”的举报控 告,经调 查没有证据证明是周洪福法 官弄丢的,该结果是由书 记员许伟森造成的。经漳州中院党组研究,决定对许伟森进行立案调 查,同时对周洪福进行诫勉谈话。

    针对此回 复,林桂芳认为还是官 官 相 护的结果,白纸黑字签着“周洪福”的名字提走证据材料,漳州中院纪检组却称“没有证据”。明明是周洪福法 官徇私枉法、滥用职权提走所有证据材料并故意“弄丢”,结果却拿一个书 记员来顶包背黑锅。

    再说,重达150多斤的纸质材料,周洪福是一次提不走的,这么大件的东西,又怎么会轻易被弄丢呢?由此可以推断,真 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周洪福法 官提走证据材料后,故意对其进行隐匿或销毁,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开发商赖掉那4000多万的工程款。

    著名律师陈启宗认为,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周洪福法 官已涉嫌犯罪。

    首先,周洪福到鉴定机 构提材料时,已不是该案的承办法 官,该案与其已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作为与案 件无关的法 官,却仍然利 用法 官身份滥用职权私自提走所有证据材料,并造成“弄丢”的严重后果,这已涉嫌徇私舞弊罪。

    其次,就算周洪福有权提走该证据材料,但在提走后未尽到保管义务,导致材料灭失,给案 件当事人造成上千万元的经济损失,这已涉嫌玩忽职守、渎职罪。

    但是,在周洪福法 官造成如此严重后果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却仅仅对其进行诫勉谈话。可见,法 官的违法成本,是如此的低。

   

    上图:书 记员许伟森是周洪福的部下

    林桂芳说,从2012年起诉至今已长达五年之久,开发商拒付的工程款仍无着落,导致大量农 民 工工 资被拖 欠;再加上现场被闲置至报废的机器设备,损失总额已超过4000万元。几年诉 讼,还有很多无奈与心酸,人情冷暖、官 商嘴 脸、不一而足。

    至今,林桂芳已走到山穷水尽的窘境。他向相关部门举报控 告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让周洪福法 官把证据材料拿出来,工程量究竟多少总得让鉴定机 构给个结论,让司法程序正常地走下去。